身价20亿的80后巨骗:骗房东,骗租客,还骗政府!

本文来源/大江湖解局ID/ZhiChangDJH

作者/江湖大大

 

2020年,是长租公寓集中暴雷的元年。

蛋壳公寓,一个已经在美国资本市场成功上市的长租公寓,近期多次陷入破产传闻。

虽然蛋壳公寓一再否认,并坚称:没有破产,不会跑路。

在蛋壳公寓遭遇大规模断网,被业主、租客、装修公司、保洁员集体“围攻”面前,官方的解释显得极其苍白无力。

事实上,蛋壳公寓的资金链已经断裂,收不到租金的业主,不得不将租客驱赶出去。

租客通过“租金贷”已经支付了一年的房租,每个月还背着月供,刚住没几个月,就面临着无家可归的窘境。

装修公司包工又包料,给蛋壳公寓装修完房子,却迟迟收不到装修款。

就连给租客搞卫生的保洁阿姨,也被蛋壳公寓拖欠工资,尽管他们已经收了租客的卫生费。

种种迹象表明,蛋壳公寓虽然没有破产,但资金链已经完全断裂,离破产也不远了。

蛋壳公寓暴雷,留下了一地鸡毛。

背后的始作俑者,是一名80后创业者——高靖。最辉煌时期,高靖身价高达20亿元。

 

高靖
                                                              高靖

如今,他成了一名彻头彻尾的骗子。

他创办的蛋壳公寓,欺骗了房东,欺骗了租客,欺骗了装修公司,还欺骗了保洁阿姨。

骗到骗无可骗之时,高靖甚至敢欺骗政府。

然而,这惊险一骗,最终让他给栽进去了。

在创办蛋壳公寓之前,高靖的履历可谓是非常光鲜,令人艳羡。
1982年出生的高靖,还在北京交通大学读计算机专业的时候,就已经拿到了百姓网的实习岗位。
2005年,高靖大学毕业,顺利留在了百姓网工作。

大学刚毕业,高靖就在百姓网独当一面,开始着手组建北京分公司。

经过4年的历练,高靖成为了百姓网北京分公司的总负责人。从无到有,北京分公司发展成为30个人的小团队,这是高靖一手打造的杰作。
2009年,高靖离开了百姓网,跳槽到了红极一时的百度,担任搜索引擎的经理。

干了两年,高靖觉得在百度继续干下去,个人发展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高靖一直有一个想法,一定要在35岁之前,创一次业。

2010年,28岁的高靖又一次离开百度,加入到了创业公司好乐买,这是一个专门卖鞋的电子商务公司。

高靖在好乐买任总裁办公室主任,接触的都是高管。干了两年之后,躁动的高靖,加入了团购网站——糯米网。

在糯米网,高靖主要负责商业智能和业务分析系统,同时还负责开发新的商机。

当时,沈博阳是糯米网的CEO,高靖因工作能力突出,得到了他的赏识,两人成了好朋友。

沈博阳
沈博阳
2014年,糯米网被百度收购,创始人沈博阳加入了领英中国,出任副总裁。
32岁的高靖再一次走到了职场的十字路口,是继续打工?还是自己创业?

就在高靖迷茫之际,沈博阳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我给你一笔钱,去投资一个有未来的产业。

高靖瞄准了租房市场,为了找出这个行业的痛点和需求,他不断地请房产中介聊天、喝咖啡。

为了解决年轻人租房难,遭遇黑中介,被黑房东坑的痛点,高靖决定进军长租公寓,这是他的初心。

2015年,拿着沈博阳投资的150万元,再加上自己存下的100万元,凑了个250万元,正式成立了蛋壳公寓。

有沈博阳的加持,成立之初的蛋壳公寓,就自带光环。刚刚成立4个月,就拿到了数千万元的A轮投资。

2017年,万科集团副总裁毛大庆离职后创办优客工厂,看中了高靖的蛋壳公寓。

双方见面20分钟,高靖就拿到了数亿元的A+轮融资。

那时候的高靖不无得意,他说:正是因为蛋壳公寓的白领长租模式,解决了这些人的痛点,所以会得到认可。

这更加坚定了高靖的方向,他认为长租公寓:是一个有现实需求,项目可以解决痛点,并且市场足够大,能持续带来可观的利润回报。

这成了他讲给投资人故事,老虎基金、蚂蚁金服、春华资本和高榕资本,纷纷入局,追捧蛋壳公寓。

蛋壳公寓也急剧膨胀,从最初的三个人,扩张到4000多人;从高靖最早租下的一套房,成了40万间房。

规模迅速做大,需要大量的资金,投资人的钱,已经跟不上蛋壳公寓的发展速度了。

这个时候,高靖盯上了“租金贷”,蛋壳公寓的发展模式,也悄然发生变化。

蛋壳公寓一边以优惠价格,从租客手上收取一年房租;租客如果没那么多钱,可以获得贷款,每个月还月供。另一边,蛋壳公寓又按月给房东付租金。

这里沉淀大量的资金,用以收房、装修、运营,没有任何第三方机构,对租客的租金进行约束和监管。

原本长租公寓“二房东”的角色,突然演变成“空手套白狼”的把戏。

所有的长租公寓公司,犹如脱了缰的野马,一路狂奔。竞争环境迅速恶化,为了抢占更多房源,蛋壳公寓高价收房;为了抢占更多租客,蛋壳公寓低价出租。

甚至有的长租公寓公司,出现了收房价格和租房价格倒挂的现象。

“低买高卖”,一个最基本的商业逻辑,被长租公寓的发展模式践踏了,高靖和蛋壳公寓也不例外。

随着“甲醛房”的出现,以及长租公寓暴雷现象时有发生,让资本市场对蛋壳公寓的追逐迅速冷却。

与此同时,扩张中的蛋壳公寓不但没有造血功能,还连年亏损。

2017年,蛋壳公寓亏损了2.7亿元,2018年亏损13.7亿,到2019年亏损扩大至34.5亿元。

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让蛋壳公寓也走到了资金链极度紧张的境地。

高靖开始四处寻找资金,在一个与国资合作的过程中,对资金如饥似渴的高靖,栽了下去。

2019年底,高靖和江苏昆山花桥经济开发区,达成了一项合作计划。

蛋壳公寓将投资总部设在昆山花桥经济开发区,开发区出资6亿元,蛋壳公寓出资6.25亿元,成立一个投资基金。

原计划安徽还有一家国资公司,出会出资15-18亿元,初期总共30亿元资金,共同对外投资。

合作达成之后,高靖宣称的安徽国资却不见了踪影。

尽管如此,双方的合作流程还是继续进行。

在这段时间,高靖和蛋壳公寓,迎来了高光时刻。

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登陆了美国纽交所,上市当天的市值为27亿美元。

左四:沈博阳  左五:高靖
左四:沈博阳  左五:高靖

高靖持有蛋壳公寓13.5%的股权,个人财富激增至20亿人民币以上。38岁的高靖,成了一名80后巨富。

但是,好景不长。

2020年4月10日,蛋壳公寓和花桥经济开发区的12.5亿元,一起转到了投资基金的账户。

没多久,蛋壳公寓出资的6.25亿元,又以借款的形式,回到了蛋壳公寓的账户。

花桥经济开发区的6亿元,也被转走了5.5亿元。

看来,蛋壳公寓的资金真是紧张,让高靖不惜铤而走险。

高靖分文未掏,空手套走了江苏昆山国资5.5亿元,又玩了一次“空手套白狼”。

这次,让高靖吃不了兜着走了。

6月18日,蛋壳公寓发布了人事任免公告,透露出高靖被相关地方政府调查。

也就是说,因为侵占国资,高靖被抓了。

蛋壳公寓没有等来创始人回归的消息,却等来了房东、租客、供应商集体上门讨债,要说法。

虽然还没有倒闭,资金链已经断裂的蛋壳公寓,给市场上留下了一地鸡毛。

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涉世未深,相信蛋壳公寓,借款交了一年的房租。如今,他们可能无家可归;未收到租金的房东,想方设法要把他们赶出去。

 

蛋壳公寓有些工作人员,一边骗房东解约,说是解约了可以清租客;另一边又骗租客,说即便房东解约了,租客还是可以住。把自己撇开,让业主和租客去闹矛盾。

高靖一定不会想到,自己一手打造的蛋壳公寓,要帮助年轻人更好的租房,杜绝“黑中介”,如今却比“黑中介”更黑。

高靖口口声声说:解决了白领租房的痛点,实际却给相信蛋壳公寓的人,带来更大的伤痛。

有的人,走着走着,初心就变了。高靖,也终于活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模样,成了一个骗房东、骗租客,骗政府的巨骗。

最后,再给大家讲一个寓言故事。

有一个富饶的村庄,被一只恶龙霸占了,它要求村民们每年秋分时节,向它供奉一车粮食、一箱珠宝和一位美女。

村民们怒不堪言,于是培养一名武艺高强的少年,前去刺杀恶龙。

少年带着粮食、珠宝和美女,走向了恶龙,后面偷偷跟了一个小孩。

少年一去不返,村民们以为这个少年被恶龙杀死了,非常悲伤。

但回来的小孩告诉村民们:屠龙少年非常勇敢,与恶龙殊死搏斗,最终杀死了恶龙。

当这个少年坐在恶龙的宝座上休息时,他看到了无穷无尽珠宝,还有绝色的美女。

无法控制自己欲望的屠龙少年,最终又变成了那只恶龙,继续危害村民。

高靖,也不过是那个租房市场上,一条新的恶龙!

关注互联网创业 干货|工具|教程|资源
木木资源博客 » 身价20亿的80后巨骗:骗房东,骗租客,还骗政府!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大学生必备 职场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