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针归位,打破思维定势,美谷时乃带你一起推翻不在场证明

推开店门,扑面而来的是摆满整个小店的各式各样的钟表,并且所有的指针都指向了同一时刻。而在这片时间之海中央,坐着一位身材娇小,肤色白皙,气场神似小白兔的少女,她便是这家美谷钟表店的店主美谷时乃,除了维修各种钟表,她还有一个副业——代客推翻不在场证明、代客搜寻不在场证明。

《绝对不在场证明》一书正是以这样一个奇妙的场景,拉开了这场推翻不在场证明“系列游戏”的序幕。毫无疑问,美谷时乃是典型的安乐椅侦探,与一般奔波于各种案发现场的侦探不同,她不用走访案发现场,不用询问嫌疑对象,不用面对血淋淋的尸体,仅需坐在舒适的安乐椅里,听着身为搜查一课菜鸟刑警的“我”描述有关命案的线索,便能凭借推理找出真凶。

这类侦探看似轻松省事,但由于缺乏亲自收集证据的过程,因而更需要侦探注重讲述人提及的那些有关事件的细枝末节,从而借此抽丝剥茧,挖掘出其背后的真相。而作者大山诚一郎所交给美谷时乃的难题却不止如此,为了解决这些案件,她必须想办法推翻犯人看似牢不可破的不在场证明。

而推翻不在场证明的唯一办法,便是侦探需要跳脱出思维定势的限制,从全新的角度来审视整个案件。思维定势的存在虽然有助于人们按照习惯,运用比较固定的思路去考虑和分析问题,但是它的存在也会阻碍思维开放性和灵活性,造成了解决问题时思路的僵化和呆板。

回顾全书不难发现,大山诚一郎正是巧妙地运用了人们的思维定势,成功为故事中的人物创造出牢不可破的不在场证明。

在第一个故事中,死者利用“进食时间与平时用餐规律、推特照片发布时间相同”以及“多次向她借钱未果的前夫肯定跟她势不两立”两条思维定势,成功为同伙制造了不在场证明;

在第二个故事中,凶手利用“两个子弹必然是以极短的间隔射入死者体内”和“凶手必然是先完成枪击,再舍弃手枪”的思维定势,为自己制造了不在场证明;

在第三个故事中,由于“作家既然承认自己杀死了对方,‘尸体’便不可能在大白天自己跑回公寓”,而使作家获得了不在场证明,另外自称是凶手的作家居然是聋子,也完全不在读者的意料之中;

在第四个故事中,凶手利用“昏睡的妹妹身上沾有血迹,很可能是梦游症发作杀死姐姐”和“身为顾客的姐姐必然死在按摩之后”的思维定势,为自己制造了不在场证明;

在第五个故事中,爷爷利用“拍照的时候必然会立正站直”的思维定势,为自己制造了不在场证明;

在第六个故事中,由于“死掉的人一定是被害者而非倒霉的加害者”以及“单程的足迹一定是被害人留下的,往返的足迹一定是凶手留下的”在第五个故事中,无意间为凶手创造了不在场证明;

在第七个故事中,凶手利用“听歌时间必然紧跟手机文件下载时间之后”的思维定势,加之记忆的遗忘规律,为自己制造了不在场证明。

毫无疑问,正是因为作者借助巧思,通过合理利用人们的思维定势,才创造出了如此多变的时间谜团,同时也使得作品最终的解答意外感十足,哪怕其中有不少老梗,也同样展现出了别具一格的全新风貌。读者在自叹自己被作者欺骗的同时,无疑收获了满满的推理乐趣。

 

在人物塑造方面,美谷时乃可爱的外形与强大的推理能力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使人印象深刻。特别是那句“时针归位——凶手的不在场证明已经土崩瓦解”,极具推理小说的仪式感。本书的第五个故事虽不涉及罪案,却对于整部作品极其重要,作者借由爷孙之间的谜题游戏,既交代了美谷时乃的身世,同时也说明了她之所以有如此强大推理能力的真正原因。当然,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记忆中二人之间浓浓的亲情,是读者不由得暖心。

而身兼线索收集工作的“我”同样可圈可点,一方面,由于“菜鸟刑警”的设定,使得他向美谷时乃提出推翻不在场证明的委托变得顺理成章;而另一方面,他也始终保持着谦逊的态度,每次被同时提及此前的“神奇破案”,他都会像作弊的学生生怕老师发现般心虚不已,着实可爱。同时,他与美谷时乃,一个擅长行动和线索收集,一个擅长打破常规进行逻辑推理,如此互补的状态非常适合做CP,也不知道大山诚一郎老师是否有计划将其做成一个系列。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简体《绝对不在场证明》由资深翻译曹逸冰老师亲自操刀,期间虽因日文版本内容更新出现了一些波折,但最终的译文流畅度极佳,她通过巧妙处理日语在表达上与中文的不同,使得小说本身完全看不出翻译的痕迹。

伴随着本书繁体中文版《伪证破解家》在夜巡者工作室的努力下于台湾出版,以及日剧《破坏不在场证明》在国内字幕组的努力下于网络热映,相信此次读客出版的《绝对不在场证明》一书将在大陆引起一场新的推理热潮。

关注互联网创业 干货|工具|教程|资源
木木资源博客 » 时针归位,打破思维定势,美谷时乃带你一起推翻不在场证明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大学生必备 职场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