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相亲网站掉进屠宰场,丢了38.8亿元

来源 | Vista商业研究所(vistabusiness)

作者 | 白书好 

相亲、交友的广告在年轻人生活里越来越多了。

殊不知,广告上帅气多金,美丽温柔的相亲对象背后,可能危机四伏,陷阱重生。据Vista商业研究所近期调查,一名前“红娘”称:红娘之间会互相冒充女嘉宾和顾客相亲;赌博盘的从业者透露,这行会从快手抖音上寻找形象较好的小主播,盗取视频和照片伪装身份,再购买相亲网站的账号;相亲网站会费388元起步到近2万元,所谓实名相亲、视频验证,最后无法追踪真人。单亲妈妈丽媛在珍爱网遭遇杀猪盘被骗42万;江苏27岁男生谢方疫情期间被骗走22万......

据广东警方最新统计,杀猪盘一年涉案金额至少达38.8亿元,令许多人负债累累。当相亲交友网站披上神秘浪漫的面纱,总有难觅良缘的人,期冀在这里寻到真爱,没想到却踏进了爱情的屠宰场。

寻找真爱的人,为何在相亲网站掉进深渊?

骗子如何一年卷走38.8亿元?

01由爱生恨:388元找“真爱”,丢了42万

33岁的广州单亲妈妈丽媛,有3岁的儿子和30万负债。这一切都因为遭遇相亲杀猪盘。

2018年9月23日,36岁已离异“熟男”沈先生,在珍爱网上向丽媛打了个招呼。对方在香港做IT网络管理,收入2万,身高1米75,离异,无孩。

一年前,丽媛注册珍爱网并开通388元基础会员,先后见了三个珍爱网男嘉宾,但他们的实际状况却不符合丽媛的期望。

“一个都看不上,条件相当差”,丽媛评价,“显示自己收入有一两万的,现实中最多四五千。说自己是管理层的,现实中就是一个普通员工。写已购房的,现实中还在租房。”

她不想找比自己条件差的对象,对方月收入至少要达到1万。

“如果工资低了,负担不起整个家庭。”因为主动打招呼的沈先生同是离异状态,年龄相近,条件相当,五官端正,身着西装,丽媛觉得挺有“眼缘”。

当天一年会员到期,本要放弃续费的她再次交了388元,为了能够在网站上回消息。

388元的会员像是相亲市场的门票,如果没有门票,即使注册网站,所有发来的消息都像上了一把锁——只能收到消息提醒,但无法查看具体内容,也无法回复消息。

(相亲网站会员页面截图)
(相亲网站会员页面截图)

 

 

孩子出生前,丽媛在娱乐场所担任行政经理,孩子出生后,因为没有人帮着带孩子,她辞去工作,成为一名全职妈妈。她对另一半最看重的是,对方能接受她的孩子。

(与骗子微信对话 受访者提供)
(与骗子微信对话 受访者提供)

丽媛给沈先生回了一个招呼,但沈先生表示“招呼不是我打的,是系统自己发的。既然有缘,不妨加个微信。”丽媛在他的朋友圈看到,签名写着, “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陪你到底。”

(骗子朋友圈 受访者提供)
(骗子朋友圈 受访者提供)

说的是不是自己呢?丽媛有些心动。更打动她的是沈先生无微不至的关怀。

每天早上,沈先生会和丽媛道早安,提醒她按时吃早餐。关心不仅限于丽媛,还有丽媛当时1岁的宝宝。他会常常以丽媛的丈夫,孩子的父亲身份自居,嘱托小丽照顾好“自己的儿子”,给儿子多吃一点好的。“反正他总儿子前儿子后的”,丽媛回忆道。

中秋节那天,沈先生向丽媛承诺“明年的中秋节你们就不会那么孤独了,我会陪你们两个一起过。”两人常常视频通话,感情迅速升温,但丽媛从来没有见过沈先生真人。沈先生称自己的电话是公司定制的,没有摄像功能,害怕会泄露公司的机密。

(与骗子微信对话 受访者提供)
(与骗子微信对话 受访者提供)

 

9月28日,沈先生称自己被调到澳门赌场做后台操作员,在赌场遇到了点麻烦,让丽媛帮个忙。

他扔给了丽媛一个链接,一个账号,一个密码,让丽媛帮她操作。账号里有20万元的额度,丽媛在两天的时间里帮他挣到了钱。很快,丽媛自己也注册了一个账号。沈先生开始教丽媛玩比大小的游戏,他来暗中操控开盘后的结果,并偷偷把赔率加大。本来是一点几的赔率,通过操作,可以加到二点几。再提前告知丽媛赢的是大是小,每把都能赢钱。

(投钱记录 受访者提供)
(投钱记录 受访者提供)

在沈先生引导下,10月7号,丽媛下注两万,赚五千;投十万,赚了1万。

可以说是稳赚不赔,额度越加越多。中途,丽媛拿不出多余的钱,沈先生就让丽媛去拿房子抵押贷款。下注20万的时候,丽媛想把钱取出来,被沈先生阻止。

10月12号下午,丽媛一次性投入42万,其中30万是找朋友和银行借的,6万是自己的,6万是赢的。

(投钱记录 受访者提供)
(投钱记录 受访者提供)

晚上十点,沈先生让丽媛去提现,钱却取不出来了。着急的丽媛给沈先生又打电话又发短信追问,沈先生说自己也没遇到过。

客服回应:“你们的套利行为被发现,公司正在审核。”沈先生安抚道:“冷静一下,别着急,没大事,我们的儿子还需要我们去照顾。”最后一条消息发完,对方消失了,杳无音讯。丽媛被骗光了,全过程仅19天。

02、赌博盘从业者:主要目标是老师

第二天,丽媛跑到珍爱网线下门店讨要说法。

丽媛上一次来门店,还是因为注册网站后收到珍爱网短信和电话的轮番轰炸,邀请她前往线下做深入了解。当时,店员向她推荐19888元的升级会员服务,经理热心地为丽媛盘算“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的,趁孩子小,他比较能接受,你也能减轻负担,我们帮你找到优质男士,给孩子找个父爱。”丽媛直言近两万的服务太贵了。

之前有朋友提过,门店是坑人的,交了vip的费用,却享受不到vip的服务,遂拒绝19888的“好意”。

这一次,珍爱网的员工不再热心为她考虑:“人是你自己在线上认识的,与我们无关。”丽媛第一次找到珍爱网附近的派出所报警,派出所告诉她:“这是赌博,我们立不了案。”丽媛当时感到极度的无助,“但我不能轻生,我的孩子还小。”

第二次她到家附近派出所报警,警方接受立案,但告诉她,骗子都在境外,所用的信息都是假的,资金流向也很难查。

(转账记录 受访者提供)
(转账记录 受访者提供)

江苏27岁男生谢方也遭遇了相亲杀猪盘。

疫情期间,他在世纪佳缘网站上认识了一个“幼儿园老师”。这位“幼儿园老师”不仅在谢方生日那天给他买了生日蛋糕,还在母亲节那一天送了谢方母亲鲜花,她经常在朋友圈“秀恩爱”,完全没有表演的痕迹。

520那一天,“幼儿园老师”谎称自己找了一份卖劳力士手表工作,让谢方帮她冲业绩,直接骗走了谢方22万

。谢方和其他的受害者交流以后,发现很少有送礼物的骗子,这位是骗子中的高手。曾经的赌博盘参与者老A向Vista商业研究所透露:“在东南亚,从事杀猪盘,电信诈骗,黄色直播,赌博盘的骗子有近50万人。聚集地说中文,用RMB,俨然一个小中国城。

云南的老板在境外租用场地,提供设备,再一级一级承包给小公司,从业者大多从云南偷渡,在小承包商手底下工作。”

“杀猪盘的从业者,首先会给自己找一个身份,他们的目标一般是快手抖音上一些形象较好的小主播,盗用他们的视频和照片,再到相应的人手里购买相亲网站的账号。”

买卖账号是另一条隐蔽的灰色产业链,在做交易以前,这些账号已经完成了相关的认证。

因此,即使珍爱网要求用户填写身份证和拍摄照片,沈先生的资料也显示通过视频认证和实名认证,但是追查起来,也很难找到注册人的真实信息。

(QQ群内售卖相亲交友平台账号)
(QQ群内售卖相亲交友平台账号)

 

骗子不需要再完成认证,只需把小主播的照片,视频上传,就能假冒成光鲜亮丽的相亲对象到平台上去“行骗”。

伪装好身份,老A分析:“大龄女性中的老师和公务员是骗子最主要的目标猎物,这类人收入稳定,社会阅历浅,很容易上当受骗。随着情感的升温,她们最易养成待宰的金钱猪。

”丽媛所遇到的“赌场操盘”就是杀猪盘最典型的套路,先返小利上勾,钱投的越来越多,猪越养越肥,最后再一锅端。受害者即便是报警,能够查到的身份信息是早已过世或是在深山里的老人。

03相亲交友网站成骗子窝点:谁是帮凶?

丽媛认为:“珍爱网成为骗子生存的窝点,相亲平台有连带的责任。如果不是珍爱网,不会认识这个骗子,更不会受骗,对会员的信息不进行审核,这就是不负责任。

梦梦是珍爱网的一名前“红娘”,她告诉Vista商业研究所,珍爱网完全没有整治过平台上的杀猪盘。

也没有筛查过来历不明的账号。“太多了他怎么筛查呀?除非他把那个网关了。

”她说。过年疫情期间,所有的红娘都改为线上办公,男嘉宾可以给女嘉宾刷礼物,和女嘉宾视频还要按分钟计费。

珍爱网让红娘和红娘互相打配合,冒充彼此的女嘉宾。

(红娘提供)
(红娘提供)

 

梦梦认为这是丧尽天良,“疫情期间人的命都快没了,还想着骗别人的钱。”最后她选择了辞职。

“互联网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公司的管理。好的平台是可以帮助到别人的。”

国浩(北京)律师事务所魏鹏洋律师认为:根据电子商务法38条和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的22条,基本原则是,平台只有在清楚知道的情况下,才会需要承担责任。

珍爱网等相亲网站对平台正在发生的事不可能一无所知。

据多家媒体此前报道,珍爱网、世纪佳缘、百合网、soul、陌陌等相亲社交软件,被多次爆出存在杀猪盘骗子潜入平台的问题。

百度搜索中,与杀猪盘相关的媒体资讯有近20万条,“杀猪盘”也被评 “2019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的韩少博律师进一步分析:珍爱网上的会员被骗虽属当事双方的个人行为,但是珍爱网作为相亲服务的提供者和组织者也应当履行相应义务:

1.既然会员购买了会员服务,且在珍爱网的宣传语里面,包含实名相亲字样,那珍爱网就要对注册会员的信息进行严格审核。

或不得自身故意找相亲托假冒相亲对象,作为对会员提供的服务。

否则,存在欺诈会员的嫌疑。会员因此遭受的损失,珍爱网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或者针对其欺骗消费者行为进行处罚。

2.针对杀猪盘的行为,珍爱网作为平台提供者,需尽到提示的义务,对于已经知晓的有诈骗行为的用户也应当采取相应的措施,防止更多人受害。

否则对于该用户继续实施的行为对他人造成的损害就应当承担责任了。

追踪骗子之难,相亲平台与“代撩”产业均有责任。

Vista商业研究所注册珍爱网过程中,发现用户可以任意编造自己的征婚资料,身高、学历、收入等信息根本没有查证环节。

现实中,有用户在黑猫投诉称,在线下门店遭到洗脑式营销,结果充值6万。数万元的昂贵会员费滋生了另一个产业“代撩”,有人选择到网络平台购买“1元”信息费,则可以冒充该用户和女嘉宾聊天。“代撩业”的存在意味着,即使对象替换,平台也无从察觉,所谓的实名相亲和视频验证名存实亡。

珍爱网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2005年,截止2020年1月,注册会员已经超过2亿,拥有5000位受过婚恋心理培训的红娘。据此计算,平均每位红娘要对接4万人,按照人均最低388元的会员注册费,珍爱网已经捞金776亿元。

据广东警方2019年最新统计消息,仅2019年1月至8月期间,杀猪盘涉及的诈骗总金额高达38.8亿元,此前抓捕的诈骗犯是一群20岁出头的青少年。警方多次提醒大家,即使识破骗局,不要妄想从骗子那里诳钱。

所有网站中的数字都是假的,只有自己投进去的钱是真金白银的,只要动了所谓“投资”念头,就已经落入陷阱。丽媛情绪一度崩溃,即使时间过去将近两年,还未从这件事中走出来。

她无法重新工作,也不敢把被骗的事告诉家人,怕他们担心。单身的她独自带着3岁孩子,每个月都在想办法还钱。

丽媛说,她已经对珍爱网甚至相亲产生了恐惧。

关注互联网创业 干货|工具|教程|资源
木木资源博客 » “我”在相亲网站掉进屠宰场,丢了38.8亿元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大学生必备 职场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