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还用五笔打字的,究竟是些什么人?

在智能拼音越来越智能的时代,五笔无疑是一种互联网原教旨主义的操守。 五笔同时也是一门技艺,一个偏方,一股知识分子迟来的决心。 当你用五笔打字时,你打的是字,但用拼音输入法,你打的不过是一段话罢了。 ——上面这几句箴言是当年在天涯看见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自己写的,我忘了。

 学习五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每天都得花时间背字根,还要学会拆字,什么横区,折区,点区,规矩很多,差不多相当于重新学了一遍汉语。 所以当年能打五笔的人,在社会上常能赢得一份尊重。  天涯论坛上的骚客,无论是争论费德里科·费里尼的电影,还是调侃安妮宝贝的新书,他们总会在不经意间露出几个只有五笔才能打错的字,这是他们的论据,是身份的隐喻,即便他们并不会使用五笔。  又或者是在从前的网吧,只有两样东西能引起全网吧的注目,一个是某位老哥砍传奇爆了把裁决,另一个是有人在用五笔给自己写电子邮件。

那时的网吧尚且流行播放《冷酷到底》,我们偶尔也在里面看慕容雪村,遇见了打五笔的,我们就说卧槽,牛逼。

 但随着年代的变迁,一切都过去了,没有人再愿意用五笔装逼,甚至连天涯也已沦为了中年人的自然保护区。

现在用五笔的人不多了。 但舅舅是个例外,他很早就开始用五笔玩文学,直到今天,他仍然坚持每天早上朗读字根表。 他最喜欢使用86版五笔,98版的偶尔也能将就用用。

很早之前,我偷偷帮他安装过智能ABC输入法,他知道后,就把电脑低价卖给了当时的村支书,理由是电脑被我弄脏了。

按照他的说法,五笔让他活在当下,而拼音就像过去的钟声一般不可靠。 用字母创作文学,只会让他在创作时产生某种身处异乡的错觉,他不想成为所谓的东方帕拉尼克,即使别人都这样称呼他。

所以,他至今不愿意分清平翘舌。

我一朋友是建材城的高管。 他穿爱马仕的腰带,抽硬中,用三星大屏幕手机,他用语音回复每一个想要搞装修的亲戚,顺便讹亲戚一笔钱,他也用手写输入发给熟妇的短信,发完之后就露出奸计得逞的微笑。  他是最初的那批网民,读大学的时候喜欢在榕树下写点小玩意儿,他用五笔写,写自己,但自从出了学校,就再也没碰过键盘。

他第一次给我讲他会打五笔时,阳光将他的身影拉得瘦长,他讲以前的事,他讲过去打五笔就如夏天那样稀疏平常。 但是夏天过去了,于是他再也不渴望打字,他只想卖水泥。

舅舅讲,任何的文化,乃至任何的文明,扩宽到宇宙的高度,终究都是会灭亡的。 五笔打字法,就像是一场抗争,即便是被迫放下了笔,使用者的心中依然有汉字的痕迹。

就像是在末日将近时,将一整个文明的数据拷贝进最后一块硬盘之中。 他讲,五笔,是我们希望。

但话又说回来,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学了三年都没学会五笔,我推荐大家多用拼音输入法,真的很快,很棒。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beebee星球

关注互联网创业 干货|工具|教程|资源
木木资源博客 » 现在还用五笔打字的,究竟是些什么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大学生必备 职场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