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裸聊美女背后都可能站着一群拿棍子的马仔

大家好,我是老黑。

关于裸聊骗局,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后来陆陆续续有读者加我微信,向我抱怨因为管不住自己的小兄弟而被敲诈的事。 特别是疫情这段时间,很多人都出不了门,于是就在网上找刺激,接着一步步就把自己的小兄弟给卖了。

今天这篇文章来自浅黑,是关于裸聊骗局的始末,浅黑是我们的老朋友了,大家看完记得关注一下。

对了,最近我在做视频,尝试着把以往的一些文章视频化,第一个视频已经剪辑完成,不出意外今晚会上传到B站,大家可以去B站搜索【郭普拉斯】关注一下。 同时我的微信小号【郭某某plus】大家也可以去关注一下。 接下来,请欣赏裸聊美女背后的故事...... 以下,来自浅黑科技。 

 

1

凌晨两点五十分,一片漆黑之中,微弱的手机屏幕光映在一个男人脸上,网友阿福(化名)怀着复杂的心情,写下这个充满故事的帖子标题:

说是“当初”,其实就发生在俩小时前。

年轻小伙寂寞难耐,决定释放荷尔蒙,匿名聊天网站匹配到一位美女,二十三岁芳龄,性格很是大胆,聊了才一会儿,就提议互看“尿尿的地方” —— 当然不是指马桶。

阿福有些羞射,可美女说“衣服都脱了……”,阿福脑中顿时有了画面感,欲拒还迎,半推半就,互加了QQ。

当那娇柔白皙的身躯出现在画面里,阿福感觉有个什么东西忽然涌上脑袋,上头,真的上头。‍

镜头那边不断挑逗,作为回应,阿福也跟着节奏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视频画面戛然而止,对方中止了视频聊天。

“网有点卡。”

“哥哥帮妹妹一个小忙,妹妹在平台做直播,你去直播间点个关注呗?”对方发来一个“相约.apk”,一个软件安装包。“邀请码是BB2021,哥哥先关注着,妹妹去拿个道具……”

阿福照做了,其实那一刻他有过怀疑,心想这姑娘莫非想让自己充钱打赏?我不充就是了。

可他没有料到,对方随后发来一段视频,画面里竟然是自己的脸,紧接着,发来一长串手机通讯号码。

“爸爸:176XXXXXXXX、陈老师:138XXXXXXXX、大舅:156XXXXXXXX、妈妈:135XXXXXXXXX……”一口气发了上百条。

冷汗一下子从后背、太阳穴冒了出来,阿福刚才的兴致全无。

他猛地想起,刚才安装APP时,好像确实有个“获取通讯录和位置权限”选项,由于心急,没多想就点了“允许”。

“我脑袋一翁,玛德被下套了。对方开口要4000……”阿福一介穷学生,好说歹说,掏空了自己支付宝和微信里的几百块钱,截了图给对方看。

“以此亲历,谨戒各位网友色字头上一把刀。自己权当花钱买个教训……”阿福码完最后一行字,发出帖子,依旧无法平静。

几天后,这条贴子成功引起了另一个论坛网友小谢的注意。

不巧,这个小谢有个癖好,闲来无事就喜欢探索各种网络骗局,他决定一探究竟。

我就是小谢。

2

我上网一搜,发现“裸聊勒索”真是一点也不新鲜

“仙人跳”大家都听过吧?你正情绪高涨,想完成生命的大和谐,房门一脚被踹开,四五个壮汉冲进房间,声称是女方丈夫或是亲友,让你花钱消灾。

21世纪,仙人跳也与时俱进,搞起了互联网+,这便是“裸聊勒索”

可以说,裸聊几乎伴随着视频通话技术的诞生而诞生,裸聊勒索又伴随着裸聊的诞生而出现。

至少能追溯到2005年前后。

记得那时我家好像还用的电话线拨号上网,一百多K每秒的下载速度,没想到那时城里人都玩起裸聊勒索了。

 

 

搜全国各地案例,这十多年来基本没断过,一年一小案,两年一大案,明星老板、白领学生,普通百姓,大小通吃。

 

2009年的:

 

2011年的:

 

2014年的:

 

2017年的:

 

2019年的:

 

更多就不一一展示,深刻诠释了一个道理:工具变了,环境变了,人性没变。

 

相信再过个十年二十年,还有人能栽进这个坑。

 

2013年,香港警方和电台联合制作过一个专题宣传片,详细讲了整个裸聊勒索的流程,我都看傻了:这都七八年过去了,情节、手法跟现在几乎一样。

 

大概就这么几个关键词:

1)广撒网

社交平台、漂流瓶、聊天软件、婚恋交友网站……哪里有寂寞的人儿,哪里就有他们。

 

2)短平快

上来就直入主题,撩得你措手不及。我猜这兴许是诈骗团伙为了快速筛选出最容易中招的目标,提高诈骗效率。

 

 

拍完视频立刻翻脸,上一秒还自称妹妹,下一秒就跟你称兄道弟

 

3)制造恐惧

“XXX是你老师吧?以后在学校怎么见他?”

“你现在花钱就能解决,等视频发出去,想花钱都没用了哦~”

“我把视频发给你老婆,给你配的台词怎么样?”

 

 

总之,一点一点渲染视频曝光对你的后果,让恐惧在受害者脑子里慢慢发酵

结果就是,有些受害者为了声誉,连报警都不敢,只想花钱消灾。

《今日说法》20190126那期“漂流瓶里的罪恶”中有一幕非常典型,警察端掉勒索团伙之后,打电话向受害者核实情况。

“你好我是XXX公安局包警官……请问你5月份有没有被勒索过……”

“……(沉默)……没有没有。”

连打了好几个,没一个承认。

警察叔叔都尴尬了,没有受害者出来,怎么给犯罪团伙量刑……

 

 

4)阶梯化勒索

先开口要两千,你给了两千,再跟你说“你通讯录太多了,删除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再要一千八”

你心想两千都给了(来都来了),还差一千八?又给了。他们又说:“通讯录删了,视频要不要删?不删发网上去?”,又要两千。

除此之外,还有诸如“跟你聊了这么久,兄弟们累了需要辛苦费”“哎呀刚才技术同事好像不小心复制了一份”之类的鬼扯理由。

不过,虽说大体模式类似,细节也有些差异。

比如有些团队就很不走心,用网上随便找的色情直播视频充数,遇上阅片无数的老司机很容易被当场识破

有些团伙则会真的会安排几个美女跟你聊几分钟,或是给色情视频“配音”。比如上文提到2017年办的那个案子:

当时的新闻截图
当时的新闻截图

 

有些团伙直接吓唬受害者说“发到网上去”,有些则辅以技术手段,搞到受害者的手机通讯录和定位,打出一记暴击,就像上文提到的例子。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出现用机器人陪聊,自动化撩骚勒索的,也许已经出现。

很大一部分裸聊勒索团伙躲在东南亚国家,以为警方没法跨境执法,也有些在国内,但通常规模不大。

还有的勒索团伙干脆连裸聊都省了,空手套白狼,直接群发邮件说我是黑客,入侵了你看过的某某黄网,拍到你看片时的录像,给我打几个比特币就解封 —— 还真有心虚的人相信。

其实冷静下来看,这些伎俩并不高明,关键是骗子总有办法让人冷静不下来,或是挑人不冷静的时候下套。

裸聊勒索的受害者有相当一部分大学生,也许是因为缺乏经验,没经过互联网社会的毒打,也许是因为荷尔蒙旺盛。

年轻,还是因为年轻。

 

3

 

受害者这边是个啥情况呢?

他们不好意思跟身边朋友说,甚至不敢报警,只好把遭遇发在网上。

一位网友的血泪控诉帖的评论区成了受害者们互诉衷肠的地方:

 

 

两年前,一位翻车的网友创了一个受害者QQ群,年轻的翻车司机们浩浩荡荡排着队加进来,阵势让他有点懵: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最近案件实在太频繁,正当我在网上找着资料,半夜有个读者“小魏”加我,说是也遇到裸聊勒索。

 

 

 

他遭遇的情节跟上面说的几乎完全一致,连勒索台词都很像,就不再赘述。

小魏说,他也在网上加了个受害者群,我跟进去一看,发现群名已经是“XXXX二群”,又快满了,四百多位年轻的司机们在这里交流翻车心得。

“我被敲诈5000,大家被骗多少?”

“我没给钱直接删了对方,有人被发视频了吗?”

“我也没给钱,第四天了好像还没事。”

“我现在看见视频聊天就紧张,有阴影了。”

“大家千万别给钱,记得留证据报案。”

一群人在压抑的气氛里相互搀扶,寻找希望。

 

 

更魔幻的情况出现了,有人把裸聊女子的视频截图发到群里,大家惊讶地发现:

 

 

众人惊呆,这下真成了难兄难弟了。

也有人发了其他裸聊女子的视频,但撞车率依然很高,受害者诉苦群一下子变成认亲现场。

 

 

到这里就出现了一条重要线索:

1)有可能背后是同一伙人作案。  

2)背后有好几个犯罪团伙,但背后是一条犯罪产业链,有上游团伙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话术和物料)。

 

这个我们后文再说。

有群友出于泄愤,把裸聊女子P成了一张遗照。

 

 

但我觉得这位网友可能错怪了照片里的姑娘,因为那些裸聊视频,是诈骗勒索团伙从网上扒来的色情直播视频。咳咳……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单论勒索案,这位姑娘也算是个盗版受害者。

 

 4

 

按照以往惯例,情况了解到这里,就要请黑客老师傅出来擦键盘了,但这一次居然有人抢先。

小黑是一位网络安全爱好者,主业是搞搞网络安全技术培训,副业是写写公众号:hack学习呀

这天,他的一位学员遭遇同样的裸聊诈骗,前来求助。

 

一顿研究之后,小黑发现键盘有一点脏,用手擦了擦,不小心就进到了骗子后台(此处运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

几千条记录顿时出现在面前,每一条都是一个受害者,设备名称、手机号、邀请码、登录位置、IP地址一目了然。

点击可查看大图

 

还能查看每个受害者的定位信息。

 

 

小黑把这件事做成视频发在B站,结果更多受害者出现在评论区。

 

小黑默默点燃了一根烟,决定再次施展中老年人上网冲浪技巧。这次他溜达到勒索团伙的电脑,里面除了图片视频物料,还有一个话术文档。

用来诈骗的QQ号有十几个。

小黑点开犯罪分子的电脑桌面,发现骗子登着四个QQ,正在跟一个受害者聊着。

眼尖的观众朋友或许已经在上图的左下角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这不就是被网友P成遗照的那个小姐姐么……他们是怎么把视频拿来聊天的呢?用一种“虚拟摄像头”软件,把视频文件拖进去就能伪装成摄像头录制画面。除了视频,话术也有模板。

 

以下内容节选自《最新话术.txt》,作者:某裸聊诈骗团伙。

 

如何搭话:

 

如何解释为什么视频时不能说话?

 

 

如何阶梯化勒索:

3000删视频。

 

1500删通讯录。

 

并不存在的“小妹”也要2000。

 

删聊天记录还要2000。

 

人工费要1000。

 

要完“最后一笔”,再换个“老板”来说,1234再来一次。

不过,根据《今日说法》里的说法,犯罪分子其实也可能随机应变:

吓得我赶紧看了看自己的通讯录人数。当小黑再次回到桌面,骗子刚好跟一位受害者在视频裸聊。只见骗子把一个视频文件拖进虚拟摄像头软件,瞬间就变成“摄像头”。小黑看着屏幕上一男一女,弹了弹烟灰,觉得有点魔幻。勒索团伙录下了受害者的视频,小黑则录下了勒索的全过程,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他把这一切写进文章里(详见:《当粉丝遇到裸聊诈骗,我们花了1天时间控制了诈骗犯的电脑》)奉劝所有人都该“管住自己的二弟”,可他又知道,这很难。告子曰:“食色,性也。”他只得在文末写道:“还是那句老话,天上不会掉馅饼,努力奋斗才能梦想成真,色字头上一把刀,不是谋财就是害命。”

5

本期节目到这里接近尾声,还记得前文提到的评论区六百多条留言的网友吗?,他叫阿强(化名)。

被裸聊敲诈后,他手足失措,把互联网小额借贷找了个遍,陆续给了犯罪团伙一万二,身心俱疲的他,从警察局走出来,心想可怕的事也该结束了。可第二天,骗子又来要钱:“你是不是想死,视频不怕发给你父母亲戚朋友?”阿强终于怒了。“我去你妈的吧,我通讯录几个好友就三个亲戚,你他妈发吧,我妈不会玩微信,不用智能手机,我爸不加陌生人微信……

有本事发到网上我他妈就三分钟的视频,一大老爷们又不是名人明星,他妈的谁看

正规网站发不了,发上去也会被删除,不删除也违法。

哎法学生我的法律白学了……他们就是割韭菜也只能骗年轻人大学生了,中年人谁信他们。

我的经历就这些,他现在加我什么威胁恐吓,直接QQ拒绝加好友,举报。

下定决心不再搭理骗子那一刻,阿强长舒了一口气。


 

再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是谢幺,科技科普作者一枚,日常是把各路技术讲得通俗有趣。想跟我做朋友,可以加我的个人微信:xieyaopro不想走丢的话,请关注【浅黑科技】!(别忘了加星标哦)

在这里读懂科技

 

关注互联网创业 干货|工具|教程|资源
木木资源博客 » 每一个裸聊美女背后都可能站着一群拿棍子的马仔

1 评论

  1. ……我……我作为一个女生不太理解……
    你们存的那些个韩语、日语、英语几个G的学习资料是不够用了么……了么……
    别赞要脸……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大学生必备 职场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