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医生被杀一周后:凶手孙文斌这样的“垃圾人”,却还藏在我们身边!

作者 | 钱哥

ID | 新说钱(iShuoqian)

“我怀着一腔热血成为一名医生,最后却死在自己的信仰之下。”——纪念逝者

1、平安夜的丧钟

12月24日,平安夜。

传说中平安夜是耶稣降生的日子,上帝通过牧羊人将这个好消息传递给人们,渐渐地,平安夜演变成“传佳音”的好日子,预示着将有好运降临。

寄托了人们对明年美好生活的憧憬,然而,就在这一夜,丧钟在医院响起,年仅40岁的北京民航总医院医生杨文,倒在患者家属的刀下

“这是世所罕见的杀人方式,直接割头……”

“其中一刀砍断了右颈侧全部肌肉,砍断了气管、食管、颈内静脉、颈总动脉,和通往身体的神经,连颈椎骨都砍断了。”

手段之残忍,比恐怖分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北京遇袭女医生抢救无效去世
北京遇袭女医生抢救无效去世

 

近十年来,中国发生了大大小小几百起伤医事件,其中,自2001年起,至少有50位医务人员因暴力伤医事件而丧命,这不禁令人感慨:中国的医患矛盾何至于伤及性命?

通过了解凶手孙文斌的生活,我才知道,医患关系的矛盾也许只是这些“垃圾人”的牺牲品!

2、孙文斌是谁?

孙文斌,55岁,长居北京。

孙文斌杀人事件的起源是其母亲——95岁的孙某氏。孙某氏,这个名字,在90年代初非常常见,一些没有名字的女性,在婚后冠以夫姓,后以婚后名字报户口。

因为脑梗塞的后遗症,孙某氏长期卧床鼻饲营养,生活由其三个子女照顾。

孙某氏大儿子曾是中国传媒大学的职工,任食堂经理,但前几年已经退休。

小儿子孙文斌现在是独居,已经离婚。据媒体报道,十多年前,孙文斌又养猪又喂牛,曾在通县东边租过一个农村的院子。他的养猪生涯并不顺利,老是死猪丢猪。后来还卖过菜,倒腾过服装。

家庭生活不幸福,事业屡屡受挫,生活一直很拮据,孙文斌常跟人抱怨自己命运悲惨,别人都对不起他。

更可笑的是,他的母亲竟是他的“摇钱树”

95岁的母亲平时大多和孙文斌居住,偶尔也到孙文斌姐姐家住。

他跟母亲一起住,不是因为孝顺

孙文斌的母亲是超转人员,超转人员享受城镇退休老人医疗报销比例,年满70岁以上,报销比例90%以上。除此之外,超转人员每月都享有生活补助费。

他家房子拆迁后村委会还会给老人分钱,年龄越大,分的数额越多,包括股份收入、老龄收入,超过80岁还给一次性奖励

跟母亲住在一起的孙文斌,无疑是最大的受益人。

孙文斌行凶前数次威胁:“如果我妈死了你们谁都别想活。”

因为,妈死了,他也就完了。

3、“他就没打算活!”

 

在这样诡谲的心态下,孙文斌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从他的作案手段就可窥其全貌。

12月4日,95岁的晚期肿瘤患者孙某氏突然呕吐不止、意识不清。于是,被几个儿女就近送往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一位医生回忆,因病情较重,当天本要由急诊科转入肿瘤科病房,但正是年底,住院部肿瘤科的重症监护室床位已满,便留了在急诊科的重症监护室。而当时接诊的就是杨文医生!当时,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孙文斌尤其极端和情绪化,半个多月,一直在重复“我妈要是还不退烧,就把大夫弄死”。值班的医生听着这话也都胆战心惊,但谁都没曾想他会真的杀人。

悲剧发生在12月24日早上6点多。在杨文医生伏案工作时,孙文斌和她交流了20分钟。孙文斌是有备而来的,因为他准备了一把长约20厘米的刀,塞到了裤子口袋里,而且一开始他是站在医生背后讲话的。

北京遇袭女医生袭击现场
北京遇袭女医生袭击现场

更恐怖的是,他采取的是一刀毙命的方式,直接从背后捂住杨文的嘴,割脖子。

他没有选择捅,就算捅了心脏都有救活的可能。

他选的,是绝对致死的杀人方法。

随后的画面更加残忍,他在一刀一刀的猛扎!刀刀都很深,要知道人体颈部有动脉大血管,这样的猛扎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会造成血液喷涌,事实上,根据湖南日报的报道,也的确是如此,都是血。

这个扎还不是胡乱扎,而是多个方位不同的扎,下手之狠毒世所罕见!

北京遇袭女医生袭击现场
北京遇袭女医生袭击现场

 

当天,凶手孙文斌被批捕,涉嫌故意杀人罪。

经抢救,杨文医生因伤势过重,身亡。

杨文医生遇害后,无数网友愤怒地呼吁判孙文斌死刑。

可是大家也许没有想过,在行凶之前,孙文斌就没打算活着。

孙文斌很清楚,就算母亲这次被救活了,也时日无多。

他早晚都得失去这个依靠,到那个时候,他可能因为贫困而衣食不足,还会被兄弟姐妹们嘲笑,与其这样,倒不如破罐子破摔。

但如果他仅仅是破罐子破摔,那还好,至少不会危及别人的性命,最怕的就是自己死还不够,还要拉着别人一起死,这已经不是恶意杀人的个人事件,而是有预谋的报复社会。

而,那个受害人有可能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

4、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抱着“死也要拉个垫背”心态的垃圾人并不少。

同一天晚上,平安夜,重庆市,三峡广场,一男子因对生活无望选择跳楼自杀。

然而,楼下刚刚放学的两个高三小女孩,前一秒还在欢快的聊天,下一秒就被这个自杀的男人砸中身亡。

一切都在一瞬间,来不及思考,也来不及反应,两个小女孩压根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是,我们自己的命竟然掌握在别人手中!

更令人愤怒的是,两个被砸中的姑娘:一个是独生女,一个是父母失独以后的再生女。

被砸身亡的两个女孩都是马上要参加艺考的学生,一个17岁,另一个才15。花一样的年纪,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因为别人的错误而就此凋零。

“这个世界对我而言都是痛苦,那么谢幕之前,我就要把痛苦加倍还给世界。

这就是垃圾人的普遍心态。

谁都不能保证这辈子遇不到垃圾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这群已经变态的“垃圾人”。

5、不要让正义寒心!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最难回答的问题就是: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这个世界上最难处理的就是“人”的问题。

是啊!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人也并非只分好坏,没有百分百的“好人”与“坏人”,只有选择了“做好事”与选择了“做坏事”的人。

所以,希望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多一点理解,少一点情绪。

医生是救死扶伤的,不是来给大家鞠躬行礼的,你要求那些无用的礼仪干什么?为什么不尽快看病尽快走人呢?更何况,患者是医院是为了看病,而不是来当“上帝”的。

有些媒体为了博眼球常常报道,公立医院看病难、医生态度不好等问题,我相信是有的,但我们也应该去探究这背后的客观原因去解决,而不是一味地无选择地把怒气都发泄到医护人员身上。

中国人口众多,医疗资源原本就很短缺,再加上公立医院是政府给老百姓的一项福利,就是为了减轻大家的经济负担,让人人都能看得起病,于是在那些有名气的医院,医生工作量远远超负荷,一个医生一天要接待100多号病人,如果每个病人都想跟医生唠家常,那后面排队的人怎么办?病还看吗?

那些又想医生服务态度好、服务时间长,又不想掏钱的人,不就是那些黑心老板的做法吗?“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医生也是人,不是神,做不到天天围着你转,因为他们还要救治更多人。

正如一位医生说的:

我读了那么多年书,受了那么多的苦,为的是什么?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帮助别人战胜疾病!不是为了卑躬屈膝、鞠躬下跪!

杨文医生也是一位毕业于北大高等学府的知识分子,曾经也抱着伟大的理想投入医疗工作,然而,孙文斌扼杀的不仅仅是杨文医生,更是中国医疗事业的未来。

试问:还有多少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将来从医?

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进一步激化矛盾。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希望大家能为千千万万的杨文医生发声,为中国未来的医疗事业奔走相告,维护正义人士的权利,让这个世界不再寒心!

天使原应归桑梓,但求人间无蹉跎
天使原应归桑梓,但求人间无蹉跎

 

舞台有彩排重来的机会,人生却没有可以重新修正的机会。

杨文医生,一路走好!

关注互联网创业 干货|工具|教程|资源
木木资源博客 » 杨医生被杀一周后:凶手孙文斌这样的“垃圾人”,却还藏在我们身边!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大学生必备 职场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