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互联网创业
干货|工具|教程|资源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值得收藏的电子书
【地下职业】
该栏目主要讲述大众看不到的职业故事、人生经历,与黑暗有关、与欲望有关、与人性有关。

我们讲过多次博彩集团和杀猪盘的套路,但博彩集团的生活从未向大家展现过,今天的主人公是一名在国外博彩集团工作了六个月的读者。
 
误入博彩歧途后,从“韭菜”变成了“割韭菜的人”,他的生活和工作都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为保护主人公,本文根据采访内容整理加工,文中姓名均采用化名处理。
 
1
 
辞了国企995的摸鱼生活,我一张机票飞到了柬埔寨西哈努克。
 
工作机会是在常去的菠菜网站里看到的,柬埔寨地区招中华网络推广,要求熟悉互联网,正式工作每月可以拿到3w+的人民币,包吃包住还配车。
 
后来才知道,大多数的菠菜公司的招聘启事都是网络推广,薪酬待遇一写,能忽悠不少高职中专刚毕业的小孩子们来。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人来了就容易了,洗洗脑,高薪诱惑一下,小孩子好骗。又是一个团内的骨干成员。
 
下飞机的第一秒钟就觉得新生活要来了,热带地区夏夜的风吹在身体上,温暖,湿润,是不可明说的爽和向往。司机举着我的名字在等我,一瞬间觉得我是高级商务精英人士,来贵地扶贫。
 
第一个小时我就被打脸了,司机放下我扬长而去。加上我司只能够在白天办理入职,手续和验证都十分严格,加上我英文实在勉强,人家这么“严谨”的地方,怎么能让我大半夜随意入住呢。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菠菜团伙大多是房子和宿舍挨在一起的,方便工作和管理。我的公司是老式的电话房,“口”字横着切开一半的结构。
 
这样的房子在柬埔寨属于“豪宅”,和其他住在柬埔寨老房子里的其他团伙的菠菜兄弟们可不一样,他们那儿闷热,不隔音,还不方便逃跑。
 
我拖着行李找了个角落蹲着抽烟,莫名其妙的虫子360°环绕在我旁边,都不敢坐下。
 
腿蹲麻了就站起来晃荡晃荡,还能人工防虫。可能是上天待我不薄, 抬头看见我司有扇窗户留了条缝,以我矫健的身姿何愁不能翻进去凑活一晚。
 
当我撅着屁股一扭一扭的想翻进去,窗框卡在重要部位传来心领神会的感觉。一声带着气音变了调的“shit”吓了我一跳,然后手电筒的光打在玻璃上,马上又恍在我的眼睛里。
 
“shit”我还想骂娘呢。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我被柬埔寨老哥带到一个小房间,通过翻译软件进行审问和自我介绍,他是保安,我是“疑似”新员工。
 
他不能放我走,也不敢对我怎么样,大半夜的大家都不容易,气氛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我倒没怎么怕,毕竟我是带着offer来的。保安老哥更不怎么怕,我发了个呆的空,保安大哥已经熟练的点开游戏进入了虚拟世界。
 
一阵熟悉的音响效果传来。
 
我凑过去,果不其然。王者荣耀的东南亚版本。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我!草?!山不转水转,那时那刻,我觉得我的运气直逼杨超越。
 
迅速下载同款游戏,查看技能,新手任务之后,与翻译软件一起带着保安大哥飞。保安大哥笑的可以直接去代言黑人牙膏。
 
两个小时以后终于被保安大哥领到一张床边,谢天谢地,我终于可以睡了。
 
2
 
第二天,交了护照顺利入伙,拥有了自己的床位。
 
第一个星期,我没有任何其他的工作,除了用一台本世纪前十年生产的大屁股电脑玩彩票游戏,在国外没了墙,我能接触到更多的彩票类游戏,中英文各一半吧,英文差也不怕,和p站一样,只要你想,你就能找到使用方法。
 
在这一个星期里,我摸清了公司的结构。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最高一级是老板,之后是财务人事团队负责人三大支柱。每个负责人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都有要监视的对象,如果发现重点监视对象要逃跑、打架等行为,就会有团队内的打手教官来管教,教你乖。
 
人事部还分行政资源广告部,行政主要就是前台和英语。
 
资源部掌握了公司所有的客户机密,以及一些技术和老师傅差不多的人,能够把别的公司的客户资料“借”过来,然后主管分给团队负责人,小团队对其他团队的客户进行洗牌和洗脑,变成自己的。
 
广告部女孩子多一点,小部分男生负责网站,网络维护,app什么的。女孩子主要负责在小平台直播、吸粉,在“杀猪盘”里需要女孩子的出镜或者声音。
 
团队的负责人不止一个,基本就相当于现在的部门经理,一个人带7、8人左右的小团队工作,负责团队内业务的正常进行,购买足够数量的微信号、QQ号、四件套(持卡人的身份证复印件、银行卡、网银u盾、手机卡)等。
 
此外团队负责人还要负责整个团队的日常起居,照顾团队人员的生活,传达老板的精神等等。
 
我们的上级精神,比国内无数的上级精神都要简单粗暴直接,能鼓舞员工干劲儿:“这个月冲业绩啊!!100W有大奖啊!!”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小团队负责人会得到团队所有客户的信息,手机号、微信号、QQ号码等。客户资料对于菠菜团伙来说非常重要,相当于客户机密了。
 
信息不好管理,还会建立专门的网站统一管理,并配备统一的维护团队
 
另外,我们菠菜兄弟本身,也是团队非常重要的生产资料,毕竟拉个人进菠菜变成熟练工种也不是非常简单。
 
大型团队会为了菠菜兄弟们配备保安,保安都是当地人,合法持枪并配备持枪证。
 
3
 
在自由的玩了一星期彩票游戏之后,领导“天哥”终于理我了。
 
天哥是东北来的,给我培训的过程也很符合东北的简单粗暴,我们的团队有专门的厨师,天哥和我单独吃了一顿,问我这一个星期看会多少?
 
我点点头说差不多都知道,天哥拍拍我说,小伙子好好干,挣钱发家,哥哥等你。我点点头干了啤酒,我这就算是正式入伙了。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心里还是有点打鼓的,但是情到浓时不由得我不答应,晕晕乎乎的就开始了菠菜生涯。
 
下午的例会上,天哥把我介绍给了团队的人,我们小团队大概有7个人,和我睡一个房间的阿三也是团队的。
 
阿三本来不叫阿三,但是他的大眼睛和深眼窝令人印象深刻,加上个子不高皮肤不白,被上面的人开玩笑说像印度人,阿三的名字就传开了。
 
天哥给了我一些微信号和客户群,不多,大概有二十个左右,然后给我打了50w的推广费,是当月的广告钱。最后拍了拍阿三的肩膀,说让他带带我。
 
内心震惊了一下,居然有这么多——
 
工作了两天以后,钱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禁花的东西。
 
我第一个月的kpi是转化和引流,可以通过渠道算出,我的渠道拉来了多少客户。
 
我们是朝七晚七的工作,毕竟“办公室”和宿舍在一个地方,没有上班时间,如果你愿意,可以不刷牙不洗脸,打着赤膊穿着拖鞋来工作。
 
日常就是去贴吧,微博,各个小论坛发推广的帖子,我们可以注册无数个号,万一遇到被封的,就再来一个!
 
我的方法是在比较热门的评论下面直接发送赌博网站消息,但是这样的获客量不高,特别是微信封禁用户非常快,有点头疼。
 
阿三告诉我可以只发钓鱼连接的黄色网站,有心人闻着味就来了。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试验了大概一周左右,我觉得效果还挺好的,多了一部分人,我以前觉得:竟然有人会点这种链接?看了就像诈骗。
 
恩,真的有,人还不少。
 
后来我摸出了规律,寻常的帖子下发色情网站的内容,一些体育比赛下面,可以发赢钱的截图或者网站,就有人会自动私信你。
 
两种交替着来,不管多或者少,总有业绩的。
 
推广费的大头,用来在直播间打赏女主播,黄赌毒不分家嘛。大平台肯定不行,需要钱的小平台,对我们这种刷礼物发网站的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打赏的多了,主播就能在直播界面挂一个你的微信二维码,或者是网站的二维码,看你想要什么。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直播平台打赏带来的客源是最多的,直播平台打赏的是真金白银,且打赏的礼物通常是价格通常比较高,这样客户在一开始就会有一部分安全感和信任,真的觉得可以通过菠菜挣到钱,就点进网页进行注册付费了。
 
客户的注册量和充值量都是我们考核的标准。如果没有完成指标,这推广费也不可能一直给你,一开始是批评,上课,教育;后来就直接不给你推广费,让你干一些杂活,要么就直接会被开除。
 
这些都算是开发客户的一部分,只是开拓用户,这样挣钱并不稳定,忽高忽低,第一个月我并没有接触到公司实质上的资源。
 
从第二个月开始,我就可以拿到一些微信账号和团队客户资料了了,得有小一百个吧。微信账号被封的可能性很高,四五十个发广告的账号留存十个已经很不错了。这部分的工作内容是,每日维护客户资源群,并且发展新客户到你的微信里。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我自己用的几十个微信号,在我接手之前,全部是由资源部统一管理的,找一些懂一点中文的当地人,去别人的微博微信上找一些风景、自拍、和当日新闻发朋友圈。
 
柬埔寨人工资很低,能降低成本,一个每天工作十二小时的当地人,工资每月就一千块钱。微信号到我手里的时候,就是一个看似很真的活跃账号,能够直接上手使用。
 
4
 
从色情网站进来的人,基本都是老赌鬼,套路熟悉的很,也不和你多废话,就是直接下单。在老赌鬼眼里,钱就是一个数字。
 
我之前有一个新疆来的客户,加了微信以后就是在我们平台下的单,当时正逢篮球比赛,一单就是十几万,几十万的下,有输有赢,篮球比赛多嘛,加上七七八八的一些小型娱乐项目,一天,我在他身上的流水就有几千万。
 
这种话少,钱多的老赌徒千载难逢,客户到了我手里都是摇钱树,我不会把资源告诉任何一个人。但是拉新人进赌,真的很难。
 
真的会人格分裂。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之前爆出200人的群,除了他剩下199个都是骗子。国内舆论一片哗然,这算个P啊,这就是基本的操作手段。
 
要是知道这199个人都是1个人,是不是要惊讶的晕过去。
 
我去了两个月,手上就有了六十几个微信号,建群骗人是常事。我们每个小团队都有主攻目标和次要目标,一个百人群通常实际上只有1到2个人负责。
 
每天上班,先摆好我的两箱手机,就是淘宝上那种塑料箱子,六十多个手机摆在架子上,我就来回折腾。
 
干这个工作真的特别容易人格分裂,群主,群管理,咨询,小助手123,还有老赌徒,赢了的新人玩家,大学生,少妇……全都是我一个人。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从未见过如此精神分裂之人,我要哄对象能有伺候金猪爸爸这么耐心,也不会单身到现在。
 
我有一次骗一个广东客户,半夜两点,本该同为新人的微信号“琪琪姐”突然说了一句“我们平台真的特别好,我都玩一年多了……”
 
这句话发出去我就吓一跳,对面发了个“?”过来我冷汗就下来了,这是我们的主攻客户,可不能出错,不然这个月收入能少五位数。
 
我吓得赶紧从床上爬下来去隔壁搬出我的两箱手机,群主开始发红包,群员开始跟着high,愣是把深夜一个人的寂寞变成一群人的狂欢,才把这件事遮掩过去。
 
我在菠菜集团干了6个月,后面两个月,我走路睡觉都飘飘然,觉得自己有时候是个大姐姐,有时候是个小弟弟,走在街上经常发呆,真的要被折磨疯了。
 
5
 
干菠菜挣钱么?
 
我不知道我的产出和投入比究竟怎么样,在西港第一个月,没有任何渠道和资源,只有6000的基本工资拿,和很少一部分奖金,因为管吃管住所以纯赚。
 
后来几个月,我的业绩不错,每个月都有两三万的入账,有点小开心。阿三告诉我,在这干的三四年的,每人每月平均工资能到七八万。
 
那也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干我们这行的,流动性挺大,我已经干了几个月,并且业绩不错,加上我本人性格开朗,能和上司们玩到一起去,天哥有意提拔我成小组的领导人。
 
说实话那是我最风生水起的时候,不免有些沾沾自喜,三个月能升官,顺手抄起啤酒说谢谢天哥,仰头把酒一饮而尽,然后和天哥一起大宝剑去了。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我和天哥叫了三个小姐姐,带劲。
 
这个时候团队里来了一个新人,那个月我有点松懈,每天除了维护日常客户,就是混在领导班子中间吃吃喝喝大宝剑,新带进来的客户没有那么多,新人第一个月走运聊了个大单,收入是我的两倍。
 
之后一个月,团队资源倾斜给了新人,以前都是倾斜给我的,我的仕途受阻,过去国企的羊性职场文化让我感受到了工作上的挫败。
 
我决定,奋发图强,努力奋斗,发挥狼性文化的巨大职场价值,连续两个月把新人干翻在地。
 
天哥重新重视了我,但我却再也开心不起来了。
 
虽说是996的生活,但是真正累的不是上班是下班,下班了以后,我们经常约饭,也和隔壁团队小团伙一起吃,大宝剑是少不了的,反正也不花我钱。
 
每天晚上玩到三四点,然后又七八点起来上班,神仙也扛不住。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我经常混迹于这些饭局,也发现了菠菜团伙之间并不是风平浪静,主管和主管之前也有权力的倾轧和争斗,天哥要提拔我,是因为我是一把好枪。
 
哪有什么真正赏识。
 
更让我难受的一点是,阿三走了。
 
我和阿三聊的不多,除了刚开始他教我几种方法以外,我喜欢每晚出去喝酒,他就经常闷在宿舍,话很少。
 
或许是我天生人缘就不错,阿三告诉我他是国内过来的学生,被骗过来赌,护照被压在赌场了,来这工作是攒钱要护照的。
 
我那天搂着妹子进宿舍,阿三的床上没人,我内心窃喜,没人好办事。
 
妹子走了才看见阿三留的纸条:我走了,兄弟回家了。
 
没有想象中的潇洒和解脱,阿三的字儿也太丑了,狗爬一样歪歪扭扭的。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我不知道他去赌场拿回护照的过程是怎样的,但凡要护照的事儿有一点点不顺利,阿三面临的就是遣送回国,我不敢想,也没法问。
 
我和阿三都是有默契的人,倘若离开西港回国,没必要联系,谁也不愿回忆,微信肯定不是现在手里这个。
 
我看着阿三的离开,开始盘算自己以后的路。
 
宿舍很快住进了新人,我的心思却不在这里了。
 
我的护照还有一个月到期,父母偶尔打电话问问国外的工作怎么样,天哥和另一个主管的竞争日渐激烈,我日常在争斗之间当枪用。
 
这样的生活真的没意思,我决定离开,决定离开的那个饭局上我听到了他们又在搞的大计划。
 
他们投了大价钱去操控世界比赛前一分钟和三分钟的比赛结果,然后用尽浑身解数诱惑你在输的一方下大价钱。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开的是一分钟和三分钟的盘,赚的是一百万和三百万的美金。
 
越高等级的比赛怀疑的人越少,是一本万利,吃人不吐骨头的买卖。
 
可能是真的清醒了,我听到的时候只觉得不舒服;也可能是归心似箭,越想回家,就越想回家。
 
最终我也不知道这笔大价钱的生意有没有成功。
 
6
 
我最后请天哥吃饭表明去意,天哥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想好了,一如我正式加入的那一天。
 
我给天哥转了4千美金,是我一个月的收入,我说护照麻烦您了。他转头去打电话,我在他背后喝酒,算是敬他一杯。
 
回宿舍的时候,我两箱子手机已经不在了,我自己买的备用机也在里面。说不上凄凉和愤慨,只是觉得没意思,仿佛酒醒大梦一场。
 
敬你妈的酒,撸你妹的感情。
 
我拉着箱子出来,一秒钟也不想多呆。我去前台问护照呢,她别别扭扭不愿意给我,我转了一百美金给她。
 
我真的不想多废话了。
 
打车去机场,大概回了200次头,祈祷没有人跟着我。
 
我订了最快回国的机票,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舍得给自己买头等舱。
 
看见国航的空姐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了家的温度。飞机起飞的一瞬间,我的心终于落下来了。
 
谢天谢地,我回家了。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大家好,我是老黑。
 
早年做过技术,也做过自由调查记者,曾协助警方打掉产值上亿的色情网站、也干掉过骗了无数人的非法集资。
 
之所以写【一本黑】公众号,是想用最简单的语言,告诉大家,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魔鬼,不然你没法理解人性。
 
如果你想认识我,不妨加我微信:yibenheiSW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一本黑

历史上的今天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木木资源博 » “在国外搞博彩,可能是我这辈子的薪水巅峰”
分享到: 更多 (0)
大学生必备,最全互联网精品资源打包下载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