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资源
百度云分享资源网站

任正非100分钟对话实录:他跟两位数字时代思想家聊了什么?

“瓜分社交电商千亿红利,粉象生活团队招募!”
任正非100分钟对话实录:他跟两位数字时代思想家聊了什么?
编辑 | 赵钰莹、小智、张晓楠
刚刚,任正非在深圳与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其中的两位《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进行了 100 分钟的交流和谈话。以下来自 InfoQ 整理的对话实录:
1 现阶段的华为问题是技术问题还是文化问题?

乔治·吉尔德: 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认为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美国用一些不正当的行为来禁止华为的业务,这将重塑整个网络的格局或者说让整个网络崩溃、瓦解,让人与人之间彼此不再互信。而这些技术的问题本身是华为能够解决的。

我觉得安全很重要,所有这些新的企业,都必须要有这种比较公平的安全的条件,这样的话创新才能够依赖于这个安全的环境,才能够让这些公司得到信任,而且在全球都能够得到这种信任和认可。因为在全球的互联网之中,所有这些不同的目标,3D、VR、智慧城市、时间戳包括区块链,都是一些必须关注安全、解决安全的技术。

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 我认为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是一个文化上的问题,而不是安全问题。不管怎么样,我们所同意的是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我其实也曾是摩托罗拉的董事会成员,华为和摩托罗拉也有建立合资企业,我的观点是,我们推崇的是开放信息、开放技术,我们不仅仅重视贸易、商务或是合作,我们更关注的还是知识,我们更多考虑的是人。

美国人曾被上世纪 80 年代的日本所震惊,当时日本就好象敌人一样,觉得我们不能跟日本合作了(编者注:上世纪 80 年代日本经济腾飞,GDP 总量达到美国 70%,最终美国联合西欧通过迫使日元升值、签署不平等贸易协议等多种手段做空日本经济)。之后这一点慢慢平息了。所以,现在就像是中国经历了日本这一段时间,我也希望它慢慢能够平息下来。

华为的问题不是国家安全的问题,贸易摩擦也是如此。

2 未来两年华为将减产 30%,营收会下降 300 亿美金

任正非: 我认为,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创造财富,使更多的人来摆脱贫穷。社会一定是合作共赢的,每个国家孤立发展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一个孤立的社会,会存在交通问题、运输问题形成地缘政治和经济。在信息社会,一个国家单独做成一个东西是没有实现可能性的。所以,国际上一定是走向开放合作。只有开放合作,才符合人类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

(我们)没有想到美国这次打击华为的决心如此之大,打击的面,如此宽泛。不仅仅阻碍我们的零部件采购,还阻碍我们参加学术组织和大学活动,另外也阻止我们链接公有网络。

不过我们认为这些阻碍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我们此前没有预测到情况会如此严重,虽然我们做了准备,就像那架破飞机一样,但是只是保护了油箱但没有保护全部部件,所以我预计未来两年华为将减产 30%,营收会下降 300 亿美金,年度营收也就保持在 1000 亿美金左右,要到 2021 年才会重新焕发出生机,因为这两年我们需要进行大量的版本切换工作。

但是等我们走完这一步,会变得更加坚强。我们没有那么坚强的时候都跟美国在合作,等我们更加坚强的时候就更不怕与美国合作了。毕竟我们是打不死的鸟,我们已经很坚强了。

3 即使受到打击,我们也不会减少科研投入

任正非: 人类对社会的贡献分为理论、工程和市场需求三个方面。中国在工程方面强,但是在基础理论研究上还是要认真向西方学习。华为虽然每年投入巨额资金,但是移动通信、光纤通信、移动互联网不是华为发明的,只是这些东西我们做的最好。我们现在对 300 多所大学、900 多所机构给予支持,就是也希望在理论创新上可以做一些贡献,我们并不会因为受到打击就萎靡。

对于华为来说,我们计划在 5 年内投入 1000 亿美金重构网络架构,让它更加安全、快捷、可信,至少能够达到欧洲 GDPR 的标准,即使受到打击,我们也不会减少科研投入。

4 华为承诺 100% 没有后门

任正非: 第一,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要分开看。网络安全是不能随意瘫痪,不能出现故障,这是安全问题。65 亿人要安全起来,数千万家要银行要链接起来,华为担负为 30 亿人口进行连接的工作,我们 30 年在 170 个国家证明我们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瘫痪。

而对于信息安全来说,我们提供的是管道和水龙头,至于说里边流水还是流油,不是我们的责任,要找运营商。我可以承诺的是,我们 100% 没有后门,我们可以签订无后门的协定。但是为什么这个协定签不了?因为网络供应商没法签。但是我们愿意签这个协议,我们可以带头来签,我跟很多国家的总统都聊过这个话题。

不过我想说的是,安全与不安全是相对的,我们应该就错误追究错误,就错误处分错误,不能随意打击,不能未经审判就判决。人类社会越来越复杂,入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出差错,如果一个错误都不能出,社会就保守了。

乔治·吉尔德: 有无后门这个问题是一个客观的问题,某一个电信的系统是不是能够进行测试,看看它是不是开放式的,它是不是能够得到一些最新的加密的技术的应用,还包括软件的签名技术,还包括能不能够从原生的角度说它就是安全的,没有办法得到篡改。

我想说的是,所有这些技术性的补救,对于不信任的补救,其实都会不断地出现。现在就是由于我们现在这种灾难性的网络安全而衍生出来的,我们现在用的就是不安全的网。就像是我们现在的财务的政策也是非常得可怕,而且也有一个非常糟糕的互联网安全的现状。我觉得华为在所有的全球的公司之中,也许就是定位最好的一家公司,它能够解决所有的这些问题,可能它就是唯一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

5 我们不喜欢用丛林法则来形容人类社会

任正非: 总体来说,与美国相比,中国是后发国家,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展速度较快,而美国的创新土壤比较好。美国有 100 多年的进步,美国是上游。上游的水总能流到下游来,但是没有下游,上游的水也会枯竭,因为下游为上游提供了市场。

人类社会是合作共赢的,是需要合作的,不可能完全遵循丛林法则,我们在这个社会上还有法律、道德 、规则的约束,尤其还有反垄断法,市值大到一定程度就不允许继续壮大,华为也不会因为在某个领域有点成绩就洋洋得意,一定还是开放合作的。

6 人类社会未来最伟大的推动力量应该是人工智能

任正非: 就像尼古拉斯所讲的,技术的发展为人类社会带来了很大变化。我认为,人类社会未来最伟大的推动力量应该是人工智能,因为人类社会越来越复杂,网络越来越复杂,有些确定性的工作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来解决,不管处理的对错都是深度学习的结果。如同我刚才所说,我们要允许技术上出现一些小的失误,不要吹毛求疵,要对未来的技术创新保持宽容的心态,不要把人工智能看成负面的信息,这是人类能力的延伸。毕竟,人类的大脑容量是有限的,但是电子容量是无限的,尼古拉斯刚刚谈到,几十年前就有人提出(人工智能),但是那时没有实现手段。至于人工智能如何理解音乐以及是否能出现顶级音乐家,我还是有疑问的(持问号的)。

不管人类的学习速度多快,都没有机器快;不管学习的知识有多深,生命是有限的。我认为,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创造极大的未来。这个社会的未来,我完全想象不出来,就像我曾经也想象不到如今的北京会有这么多汽车,每逢假期就会出现拥堵。通过机器学习,人类社会终有一天会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终生学习不应该局限于一个人,而是一个社会,要跨国家、跨领域实现。我们(那代人)小时候都没有出过县门,通过互联网的发展,现在的孩子已经出现了新的学习方式,大家在理解上认为人工智能代替人是不正确的。此外,社会财富应该会越来越多,但我提倡要走向节俭社会。

7 现场记者 QA
关于华为出售海底光缆:

海底光缆我们老早就想卖掉,不是因为受打击,主要是看跟我们主业务相关性,要我们投入主要力量在主战线。我们不会出现大规模裁员,但是业务整合一直在进行。

关于知识产权:

华为一开始在一个小公司阶段,就有道德操守。我们相信美国的判决,说我们盗取知识产权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们有很多知识产权,但是这些知识产权不会武器化。我们的这些知识产权是通过劳动创造出来的,别人使用我们的知识产权,也要付给我们专利费。

关于华为手机销量:

华为在国际手机市场的销量确实下降了 40%,但在中国市场的增长速度很快。目前面临的一些问题是政府间的谈判问题,我们(华为)没想过第三条道路,我们就是一根筋,慢慢往上爬,就像爬雪山一样,滑倒了继续向上,终究可以爬到山顶。

历史上的今天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木木资源博 » 任正非100分钟对话实录:他跟两位数字时代思想家聊了什么?
欢迎加入木木资源博QQ群,资源分享,技术交流,网赚思路:木木资源博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